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藏北故事】跑過300多趟藏北高原

發布時間:2020-12-16 10:30: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一條條巨龍翻山越嶺,為雪域高原送來安康,那是一條神奇的天路……”這首《天路》之歌,包含著藏族人民幸福與喜悅之情,歌聲伴隨著穿越藏北高原的火車汽笛,傳遍祖國四方。

  2016年2月3日15時30分,北京鐵路局北京客運段京藏車隊所值乘的Z21/22次列車緩緩離開拉薩駛向北京。這是京藏列車開通運營9年半時間,終點到北京的最后一趟列車。作為一名長期報道這趟列車的“癡情記者”,我先乘西藏民航客機從北京飛往拉薩,然后從拉薩登上了這最后一趟的京藏列車。

  與許多乘務員一樣,我對青藏鐵路京藏列車有著深厚的感情。這些年,我對京藏列車進行了大量不同形式的圖文報道,京藏列車先后獲得中華全國總工會“工人先鋒號”和中共中央組織部“全國創先爭優先進基層黨組織”等榮譽稱號。此外,我還與原任北京客運段黨委宣傳負責人、現任北京客運段工會主席王博軒聯合各自工作單位做公益,通過單位和社會捐助,先后在西藏那曲地區那曲縣(現改為那曲市色尼區)羅瑪鎮中心小學和尼瑪縣城建立了兩個“愛心書屋”,通過京藏列車共義務運送藏漢文少兒課外讀物約2萬冊和大量的文具書包。


這是京藏車隊二組乘務員在拉薩站發車前,與自己朝夕相伴的列車拍照留念(唐召明2016年2月3日攝)

  在拉薩火車站站臺上,我與乘務員們眼噙淚水,與無數次行駛在藏北高原的列車拍照留念。為優化進藏列車運行線路,推進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振興,從2016年2月1日至5日,京藏列車的5個車體由北京鐵路局移交沈陽鐵路局,整趟列車線路以后延伸至沈陽,北京改為經停站。2017年,這趟列車又移交給了青藏鐵路公司負責運行。

  北京鐵路局北京客運段京藏車隊原值乘的Z21/22次列車,從2006年7月1日開通,到2016年2月1日,已安全運行3196萬公里,運送旅客990多萬人次。

  9年半時間,北京鐵路客運段京藏車隊15個班組、500多名乘務人員以挑戰極限、勇創一流的工作熱情值守在“天路”上,熱情為廣大旅客服務,未發生一起涉及安全和服務的旅客投訴事件,架起了藏漢民族團結的橋梁。

  “10年前我們懵懂地來到這里,10年后我們依依不舍地離開藏北高原?!本┎亓熊嚩M列車長劉寶柱站在這最后一趟列車的最尾端,一邊用手中的手機錄制列車駛離那曲車站的小視頻,一邊抹去滾燙的淚水。

  在京藏列車開通運營的9年半時間里,這趟列車的列車長劉寶柱和廚師長孫冠軍,以及武子建、申威、張紹陽、周政、王國亮等乘務員與京藏車隊近一半的乘務員一樣,已在這條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鐵路線上跟車跑過300多趟藏北高原。

  他們在為旅客服務的同時,也在向自身的生命極限挑戰。這趟車的列車長劉寶柱兜里總是備著丹參滴丸、速效救心丸等急救藥。他說,“往返8000公里,尤其在唐古拉區段我得對旅客負責,對班組職工負責?!?9歲的廚師長孫冠軍,有一次發著39度的高燒,吸著氧氣,堅守在灶旁。他說:“輕傷不下火線?!?/p>

  這是夫妻同在京藏列車上工作、被人們親切稱為“高飛的比翼鳥”的京藏車隊十一組列車長王寶山為身體不適的旅客送上氧氣面罩(唐召明2010年8月22日攝)

  這趟列車二組餐車長李超和十一組列車長王寶山。夫妻倆從京藏列車開通運營時相識相愛,直到結婚生子,夫妻倆在京藏列車上“比翼齊飛”,見證了“天路”列車所有的風雨歷程。李超不無遺憾地說:“跑車10年,全家人沒有過一個團圓節。原想跑完這最后一趟車,和丈夫帶6歲多的女兒外出旅游,但丈夫又新接手了為沈陽局作跑車運營指導的工作,計劃只好又一次落空?!?/p>

  這是京藏車隊三組餐車主任、優秀共產黨員馮順義在唐古拉山區段為旅客供應午餐(唐召明2010年7月4日攝)

  這趟列車的廚師長孫冠軍告訴記者,京藏列車自開通運營以來,除了像西紅柿炒雞蛋因藏北高原沸點低而無法炒成片外,其他三四十種可口飯菜都能在列車運行中的高海拔地段完成。

  第二天拂曉,列車呼嘯著通過燈火輝煌的唐古拉車站,我有些按捺不住地激動。因為此車站既是青藏鐵路的最高點,也是青藏公路的最高點。青藏公路走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鐵路則走海拔5068米的唐古拉火車站和海拔5072米的最高鐵路點。

  這是自青藏鐵路開通以來,我第50多次往返乘坐京藏列車通過唐古拉山了。對于這片土地的熟悉程度,我就像回到家一樣??吹脚c青藏鐵路相向而行的青藏公路不時有汽車來往穿梭,我不由得想起30年前第一次踏進西藏時的艱辛之旅。

  青藏公路從格爾木南端昆侖山到西藏拉薩,約有1200公里,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特別是藏北高原沿途食宿的兵站帳篷和簡易房設在“遠看是川,近看是山”的山巒之中。斯文赫定在《亞洲腹地旅行記》中斷言:“無論放牧人或畜群,在這里都生存不了”。

  那時,高寒缺氧、人煙稀少的公路沿線兵站條件實在是太差了,晚一點趕到的客人,常常吃不上飯,喝不上水,甚至還住不上房子,只能在汽車里坐著熬過一夜。

  這是被稱為“快樂大叔”的共產黨員、硬座車廂乘務員鄭志剛在北京開往拉薩的京藏列車上,與藏族學生一起歡歌(唐召明2010年7月4日攝)

  當時,藏北高原500多公里的凍土層十分令人頭疼!盡管后來鋪了瀝青油路,但公路下的地表冰層隨冬夏季天氣溫度而忽硬忽軟,時間一長,使得公路變成坑坑洼洼的“返漿”路。坐在汽車里,人常常被顛簸得骨頭像散了架一樣難受。

  如今,青藏高原的交通工具由牦牛、公路發展到了鐵路。久居高原的當地人乘火車,40多個小時就可抵達首都北京;而對不太熟悉西藏的游客來說,沿途雪域風光神奇壯美,密封增氧車廂寬敞舒適,在青藏高原旅行成為一種享受。(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藏北故事】一張舊影背后的傳奇故事

    我最近一直在整理過去在藏北高原所拍攝的照片??吹揭幻∧泻⒄驹谀ν熊囓嚰苌?,手扶車把的照片時,我禁不住打開30年來的記憶閘門,回憶起拍攝此照片前后的傳奇故事。[詳細]
  • 【藏北故事】論白,一位焦裕祿式的好干部

    今年是西藏焦裕祿式的縣委書記論白犧牲15周年。不久前,我與幾位援藏干部相聚,大家不約而同地追憶起與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班戈縣原縣委書記論白所結下的深情厚誼,此緬懷之情令人感動。 [詳細]
  • 【藏北故事】科考發現藏藥“寶庫”

    微信截圖_20201126091614.png
    我跟隨“藏北無人區科學考察團”來到班戈縣保吉鄉娘日貢溶洞進行科學考察。在這個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溶洞里,科考人員格桑頓珠驚喜地發現了大量可入藏藥、用于治療胃病等病癥的海水石。 [詳細]
亚洲av综合av国产av中文,高清无码中文字幕无线,中文字幕在线手机播放